您當前位置 廣東文明網首頁 > 人文廣東
潮州木雕大師陳培臣推陳出新雕出巨型龍蝦蟹簍
时间: 2016-12-14      来源: 廣東文明网

  陳培臣在自己的小作坊裏進行雕刻。

  在廣州藝術博物館,一對母子駐足在一件潮州木雕前。這幅木雕高近3米,4根蘆葦呈C字形從長方形的挂件當中穿過,將整體分爲天空和海洋。上有飛鳥翺翔,下有海浪驚濤拍岸,龍蝦、螃蟹、海魚、烏賊等海洋生物栩栩如生地分布在作品周身,層次感和內容非常豐富,但整個作品僅有15厘米厚。這件名爲《富饒的南海》作品用掉3萬多張真金箔,耗費了8個木雕師傅8個月功夫。制作這件作品的領頭木雕師傅是現年67歲的潮州木雕大師陳培臣。

  陳培臣出身于中國著名木雕之鄉——廣東省潮州市意溪鎮蓮上鄉。13歲起他隨父親陳舜羌學習潮州木雕傳統技藝,精通浮雕、通雕、圓雕等各種雕刻技藝,並在傳統基礎上不斷創新發展,特別是在龍蝦蟹簍的制作上別具一格。他的作品多次獲得國家、省、市工藝美術獎項,兩次進入人民大會堂。陳培臣也被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成爲潮州木雕的“活化石”之一。

  父子作品兩入人民大會堂

  1979年的一天,陳培臣的父親陳舜羌接到潮州市文化部門的一個任務——人民大會堂廣東廳要重新修葺,希望陳舜羌抓緊時間去北京,商談相關事宜。當時的陳舜羌雖說已經在木雕技藝上小有成就,但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重要任務,仍不敢有半點馬虎。

  陳舜羌決定帶兒子陳培臣一起去人民大會堂。自13歲跟隨父親學藝以來,陳培臣從未走出過潮州。但陳舜羌卻對29歲的陳培臣很有信心。“那個時候我都已經帶了3年徒弟,在父親眼裏,我的技藝已經成熟。”陳培臣說,他就這樣第一次帶著潮州木雕走進了人民大會堂。

  人民大會堂東門,是那一個月給陳培臣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地方。“每天早上8時前到東門,然後等待警衛通知,進去之後一天都不能出來,一直做到下午6點收工。”陳培臣說。陳培臣與父親的任務是對人民大會堂廣東廳的雕飾進行裝修。由于二人技術精湛,原本一個月工期,父子倆半個月就完工。但廣東廳裏其他的師傅手上的活還沒完成,父子倆後半個月就等待其他工人完工一起返回廣東。

  作品第一次進入人民大會堂時,陳培臣是“給父親做綠葉”,但第二次陳培臣就是“主角”了。這個時候的陳培臣已經是潮州木雕代表性人物之一。2000年,陳培臣在廣州美術學院的一名友人告訴陳培臣,廣東省人民政府想要挑選一批廣東傳統工藝代表作重新裝飾人民大會堂廣東廳。

  這一次並不是簡單地對原有的雕飾進行修葺,而是要重新設計一件全新作品。“我們先畫出圖紙,然後有專門的人對圖紙進行反複審閱。”最終陳培臣與兒子陳樹東的作品《嶺南佳果》被廣東省人民政府選送往人民大會堂廣東廳。

  《嶺南佳果》是一件雙面通雕作品,在高1.2米、寬1.2米、厚僅10厘米的木頭上雕出了芭蕉樹、木瓜樹、荔枝樹、菠蘿樹和飛鳥等等,充滿濃郁的南國風情。《嶺南佳果》既是陳培臣的作品二進人民大會堂,也是陳氏木雕家族父子合作的作品二進人民大會堂。

  “超越父親的《蟹簍》”

  潮州臨海,世代百姓多靠海生活,海裏的蝦蟹逐漸成爲潮州人的文化象征之一,這種文化也自然延伸到潮州木雕上。很多百姓喜歡在自己房屋梁上刻蝦蟹簍。如今說起潮州木雕,當中的一絕即是蝦蟹簍。簍即魚簍,漁民打漁時基本工具之一。蝦蟹簍則是將一根木頭雕刻成簍狀,雕出螃蟹龍蝦在魚簍內外爬行的情狀,猶如它們剛被捕撈上岸時四處逃竄的場景,也有表現蝦蟹鬥橫的木雕,都栩栩如生。

  陳舜羌在學徒時,從師父張鑒軒那繼承了雕刻蝦蟹簍的本領。1957年,陳舜羌和師父張鑒軒合作,在前人創作的基礎上,創作了生平第一個立體通雕《蟹簍》。陳舜羌將這件作品送至莫斯科參加國際造型藝術展覽,從莫斯科捧回了一個國際大獎。

  27歲的陳培臣從中嗅到了潮州木雕新的發展方向——蝦蟹簍可以從房屋梁上的裝飾品變成四面可觀的藝術品。陳舜羌與陳培臣父子倆便開始鑽研蝦蟹簍,自那以後,蝦蟹簍也成爲了陳家的拳頭作品。

  陳培臣腦子活,不時思考著如何超越父親的《蟹簍》。“那件作品小一點,只有一個蟹簍和七八只螃蟹,我當時就在想,可以雕出更多的蝦蟹嗎?”陳培臣說。但更多的蝦蟹意味著需要更大的木材,巧婦難爲無米之炊,陳培臣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木材。

  1998年一天,一名木材店老板給陳培臣打來電話,說店裏新來了四根大木頭,邀請陳培臣去看一下。陳培臣趕到店裏,四根粗壯的大木頭齊整地擺成一排,粗略估算,都是2米左右長、直徑1米左右的原木,正是理想的木雕材料。

  陳培臣如獲至寶,利用一根高達2.2米、直徑0.8米的原木創作了一件《龍蝦蟹簍》。陳培臣在原木上雕出了兩個蟹簍,蟹簍之間雕出一根逼真的繩子相連。蝦蟹個頭不一,或大而勇猛,或小而有趣,其間鑲嵌著浪花滾滾,宛如海面上一群蝦蟹正躍上海岸。有用心者數了數蝦蟹的個數,竟然有18只龍蝦、28只螃蟹。

  如此巨大的龍蝦蟹簍,簍內部的水族蝦蟹的雕刻很考驗功力,需要用超長的刀具透過外部的空隙進行雕刻,還要在力度和技巧上把握得極佳才能保證作品的完整。這件作品用了兩年多的時間才告完成,2011年一問世便獲得了廣東省首屆工藝名家名作展金獎。

  想讓孫子寫本木雕的書

  陳培臣的老家在潮州意溪。這裏有遠近聞名的木雕村,也是“潮州木雕之鄉”。從清末的木雕大師張愚開始,意溪蓮上鄉人中間走出了多位木雕大師,潮州木雕因此興旺。

  陳培臣13歲離開家鄉,來到潮州城裏跟父親做學徒。但陳培臣在念書上沒什麽天分,上了三年小學都是在一年級。“那個年代只要有手藝就能吃飽飯。”陳培臣現在卻不這麽想,市場經濟大潮將傳統的手藝推進商業化洪流中,如果只有手藝卻不懂得商業推廣和包裝,自己的木雕作品很難在市場上打響知名度。

  這也是潮州木雕面臨的一個窘態。近些年來,雖然潮州木雕逐漸受重視,但實際上它仍沒有像傳統工藝品一樣走進普通百姓家庭。“一般都是一些企業或者祠堂裝修的時候會擺一些木雕,但一般老百姓家裏很少買這些東西。”陳培臣認爲,除了市場推廣不夠,更大的問題在于傳統木雕藝人多是學徒制出身,在雕刻上是大師,但是在現代美術造詣上卻可能是個“小學生”。

  “很多客戶的需求都是定制的,都是想出一張設計圖,然後再慢慢修改,最後再雕出來。”但設計圖紙這件事可難倒了陳培臣。說到這一段時,陳培臣起身去找了一張白紙,拿起一支筆,在紙上勾勒幾筆,出來一個有點抽象的圖樣。“你看得出來這是什麽嗎?”陳培臣問記者。

  記者仔細辨認了一會,仍是沒有看出是什麽,只能尴尬地搖頭。“這是一只獅子,這是獅子的前肢,這是後肢。”陳培臣笑一笑說。直到如今,畫設計圖仍然是陳培臣的軟肋。

  陳培臣與兒子陳樹東不斷吸收新的思維。陳樹東是陳家第三代傳人,12月他還將帶著潮州木雕作品遠赴新加坡參加交流。陳樹東如今全面打理陳家的木雕事業,但他的兒子卻沒有再繼承手藝。

  陳培臣執意讓孫子多念書,于是送他去到廣州美術學院進修。陳培臣計劃孫子學成之後,由他口述,孫子整理,將潮州木雕的曆史、技藝記載下來,以這種方式讓潮州木雕流傳。

  为了适应现代教育制度,陈培臣也尝试与高校合作。2014年3月,陈培臣大师工作室落户中山职业技术学院,开启了木雕技艺传承的新模式。陈培臣也有些忧虑,年轻人是否愿意沉下心来学习个10年?但陈培臣还是愿意有多种尝试,为潮州木雕培养更多的继承人。(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邓强 发自潮州)




網站群
中央文明委成員單位
中央主要宣傳文化單位
重點新聞網站
地方文明網站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