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 廣東文明網首頁 > 新聞聚焦
好醫生是怎樣煉成的?“王磊同志先進事迹宣講報告會”舉行
时间: 2019-12-09      来源: 廣東文明网

  “朋友們,我有這樣的一位老師,我可以感受到他平凡生活的每一天的每一次呼吸,我可以觸碰到他的身體,他諄諄的教導總能在我耳邊響起。他的平凡在2019年6月23日化爲了神聖,他永遠地離開了我離開了六院,他用他50歲生命的平凡壘起了不平凡的偉大,他成爲了我身邊最親切、最真實的一座豐碑。”、“12月4日,王磊去世的第158天,我們一起緬懷他。“……12月4日,由中山大學黨委宣傳部主辦、中共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委員會承辦的“王磊同志先進事迹宣講報告會”舉辦。報告會采用報告結合情景劇再現的形式演繹,再現一幕幕王磊生前曾傾注最多心血的場景。在場聆聽的教職工、校友、學生無不爲之動容。

  生命最后的日子里 他全力提速

  中山六院院長文衛平在致辭中表示,王磊同志是國內知名的胃腸肛門外科專家。他所帶領的放射性腸炎診療團隊管理著國內規模最大的放射性腸炎診療中心,收治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各類複雜放射性腸道損傷患者500余例;他原創的直腸癌擴大左半切除新術式——“天河術式”受到醫療界極大關注,相關領域的研究有效推動了國內結直腸癌預防與診治的技術發展。

  2018年初王磊被確診爲胰腺癌晚期,面對死亡率極高的“癌中之王”,他選擇了不退縮、不放棄,“我或許無法延長生命的長度,但是我可以主宰生命的厚度。”面對幾乎等同于生命即將終結的“判決”,王磊以鋼鐵般的意志與病魔作鬥爭的同時,繼續奮鬥在科研、臨床一線。在他的推動下,國內首部“中國放射性直腸炎診治專家共識”制定出台,建立了國內診治的行業標准;在美國臨床腫瘤大會上,他帶著病軀向來自全球的近萬名腫瘤專家闡述消化道領域唯一一個來自中國的結直腸癌研究報告。

  王磊的同事簡文楊說,共事十多年,王磊一直堅持早上七點到醫院,晚上十點回家,幾乎沒有周末,待在醫院的時間遠超過家。在生命的最後15個月內,他在全力提速。患病後,在被嚴格控制的出診時間和工作時間內,他依然接診了患者600余人,參與手術近百例,在網上回答患者的咨詢不計其數。王磊陪伴患者、醫院的時間太多,陪伴家人的時間又太少,“他妻子跟我們說,過去一年這段他患病的日子裏,夫妻倆在一起的時間,比結婚25年加起來都多”。

  作为胃肠科的医生 他说要有“掏粪工”精神

  作爲醫者,他仁心仁術一切以患者爲先,爲師者蠟炬成灰,以人才培養爲己任;作爲探索者,他將“冷門”研究領域做到世界聞名;作爲創業者,他嘔心瀝血共鑄現代化三甲醫院。

  中山六院黨委辦公室的劉暢,曾經擔任王磊教授的聯系秘書。她在報告會上講述了兩個患者的故事。王磊曾經有一位患者,叫做陳興明,他的雙臂沒有手掌,右眼重度殘疾,又罹患了直腸癌。當時王磊接診了他,在爲他設計治療方案後,考慮他難以承擔高昂的治療費,王磊不但慷慨解囊,自己帶頭捐款,還在媒體上呼籲大家一起幫助這位挑起家庭生活重擔的重度殘疾患者。最後,既籌集到了醫療費,還幫助他在保肛保功能的情況下解除了癌症威脅。還有一位來自雲浮的患者,叫阿平,他因爲腸道不舒服,慕名來到六院找到王磊教授。手術的時候,他的狀況讓在場所有醫生觸目驚心,足足幾十斤糞便擠滿了腸道。作爲教授級的醫生,王磊教授沒有絲毫閃躲,首先上前默默地爲患者清理幹淨。他曾經對科室的醫生們說,“作爲一名胃腸科的醫生,我們要有‘掏糞工’的精神與定位。”王磊有個習慣,當天做完手術的病人,當晚他一定會回來查看。每一次查房都可以用事無巨細來形容,病人提出一個小問題,他都可以講解上半個小時。

  放弃海外优渥的科研工作条件 成为创院的开荒牛之一

  如今的六院,在業內數一數二,胃腸外科的病區一床難求。劉暢說,在12年前,在王磊剛剛來到六院的時候,六院剛由地方成建制移交給中山大學。“王磊教授從美國博士後研究學成歸國,放棄海外優渥的科研工作條件,與30幾位同事一起來到了員村,在一棟簡陋的八、九層樓房中駐紮,成爲創院的開荒牛之一。”

  老同事简文杨说,王磊在公派美国攻读博士的3年半时间,他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天天泡在实验室,没有浪费过一分钟,研读期间甚至没有回过一次国,每天最早去实验室,最晚甚至深夜才回家。“在医院看到孩子生下来,母子平安时,凌晨他又返身回去实验室,只为那快出结果的研究... 他的妻子委屈却又无奈地说,他的拼搏吃苦很难让人理解的,也无法模仿。”

  回國後,開始了中山六院的創院,萬事開頭難。醫院從硬件設施到人員配置,都處在一個急需補充和更新的特殊時期。王磊按照醫院的安排,負責教學和科研工作,他帶著僅有的4個人,擠在不到10平方米的辦公室裏,從無到有,一點點地建設教育科、科研科、研究所、組織庫……他說,六院作爲一家研究型醫院,必須要臨床和科研“兩條腿走路”,要從病人的實際問題出發深入研究,最終把研究結果用在病人身上。

  他認爲,內科也好,外科也罷,一個醫生能診治的病人終究是有限的。但如果在科研方面,能産出成果,就可以在更廣闊的時間和空間裏,去幫助無限多的人。

  如今,中山六院已經成功通過三級甲等醫院評審,擁有全國最大規模的胃腸疾病綜合診治中心,每年收治的結直腸癌手術患者數量已是國內乃至世界之最。王磊教授親手創建的組織庫,其胃腸單病種組織存儲量和數據水平位列全國第一。他主要參與建設的消化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也在不久前獲批,標志著六院正式成爲全省消化道疾病診療研究的風向標。

  言行影响学生 誓做好医生

  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普外科一名碩士研究生孫逸洲說,王磊50歲生命,永遠定格在今年的夏天。回憶起和老師共事的日子,孫逸洲說,“老師會毫無保留將私人科研筆記分享給學生。我們都知道,實驗心得和數據,是每一個科研人的立身之本,他卻毫無保留地分享給我們,只是爲了讓我們少走彎路。”

  讓孫逸洲難忘的是,王磊剛確診時在微信群裏發的消息:“同學們,我的胰腺上長了一個朋友,因此,我不是一個病人,它也不是一個腫瘤。接下來的日子,我要招待它!”

  生病後,學期一起去看望他,看著病床上瘦了近一圈的老師。孫逸洲心想,“30多年來步履匆匆的王老師應該可以稍微休息下了吧,可未曾想,術後不足2月,王老師就用實際行動向醫院和全體醫者提交了他人生應對困難與逆境的答卷。每周三的課題討論會,只要身體允許,他就不會缺席;在一些手術的關鍵時刻,他依然會上台指導。”

  王磊從來不參加教師節聚會,去年他破例參加了唯一的一次教師節聚會,“王老師並不悲傷,只有對我們殷殷寄語”。他跟學生說”我壓根沒想到自己會得這個病,但沒得選,我只能過好每一天。”在王磊真正倒下之前,他每一天都過得有價值。學生孫逸洲說,“從他離開我的那一天起,我的夢想就變成了,努力做一個像王磊老師那樣,讓患者和醫者都稱贊的好醫生!”

  中山六院黨委書記李漢榮介紹,當大家聽到“王磊同志先進事迹報告劇”演員招募的信息後,附屬六院的同事們都非常積極踴躍,大家渴望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對王磊同志的懷念和敬意。12月4日出演的絕大部分演員,都是該院的醫務人員,他們犧牲了近半個月的業余和休息時間,辛苦排練,本色出演,獻上了一台感人的演出。李漢榮說,“生命有限,但人會因爲信念而精神長存。每一個偉大生命的落幕,都會激起更多後來者延續使命。”(來源:信息時報)




網站群
中央文明委成員單位
中央主要宣傳文化單位
重點新聞網站
地方文明網站
友情鏈接